新浪新闻客户端

英国这个千夫所指的“套路”,曾堂而皇之用于香港

英国这个千夫所指的“套路”,曾堂而皇之用于香港
2022年06月22日 16:42 参考消息

  “令英国蒙羞的不道德政策”“可耻又残忍”“经不起上帝的审判”……

  近日,英国约翰逊政府成了众矢之的,英国内外的政治人物、慈善机构和教会领袖等纷纷发声指责,就连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的英国王储查尔斯都发表个人意见称他“失望透顶”,政府的方法“令人震惊”。   

  这项千夫所指的政策,就是约翰逊在两个月前公布的对未获授权入境英国的外国寻求避难者的处理方法。他于4月14日表示,根据英国与非洲国家卢旺达签署的“离岸移民处理协议”,英国将把非法移民送到卢旺达,让他们在当地的收容中心等候处理。  

  英国政府声称此举是为了“把人们试图从欧洲大陆海岸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危险之旅中拯救出来”,但遭到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格兰迪驳斥:“这是这份协议的真正动机吗?我不这么认为。”    

  这当然不是英国政府的真正动机,作为联合国《关于难民地位公约》的签署国,英国此举只不过是在推卸责任,与有关责任和国际责任分担的所有理念都背道而驰。事实上,这种做法早已是英国政府的惯用套路,上一个被此“套路”困扰的地方,正是香港。    

▲

  资料图片:英国伦敦,人们游行抗议政府将难民送往非洲安置的政策。(欧新社)

  在1979年举行的日内瓦国际难民会议上,英国政府罔顾香港利益,代表香港签署协议,承诺将香港作为越南船民的“第一收容港”,全部接收来港的越南船民,经甄别后将他们遣返越南或送往其他国家。但是,英国只热衷于“唱高调”,实际上并不愿意接收到港越南船民,也没有尽快将他们转移出去,致使大批越南船民长期滞港。    

  统计显示,从1979年到1996年的17年间,香港收容了20多万越南船民,花费近80亿港元,不仅造成了沉重的财政负担,而且船民营骚乱不断发生,严重威胁香港社会稳定,香港市民苦不堪言,但英国那时委任的港督如彭定康等却在返英述职时从未替港人说过船民问题所带来的困扰。    

  香港回归前,滞港越南船民、难民问题也是中英联合联络小组经常讨论的一个议题,中方多次敦促英方严格承担起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把所有越南船民及时、全部遣返;敦促英方在带头接受、安置滞港越南难民方面作出更大努力。但直到1997年5月底,英方仍然不能保证在当年7月1日前把所有越南船民全部遣返,也不能保证不给香港特区政府留下包袱。    

  当时,仍有约1900名越南船民(其中1100名为新抵港船民)、约1200名越南难民滞留在香港。直到香港回归后,这一问题才得以解决,香港最后一个船民营于2000年6月关闭后,非法入境者骤减。

  虽然问题最终被解决了,但正如香港政界人士所评论的,香港船民政策是由英国及一些西方国家共同制定的,对香港极不公平,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打着“人权”的美名,却要香港长期承担船民问题这个包袱,正是典型的“我请客,你付钱”。

  对比2022年的英国和1979年的英国,若是非得说个不同的点出来,恐怕就是这次英国终于肯自己“付钱”,而不是慷他人之慨,用港人的血汗钱去收容船民了——根据协议,英国须预付卢旺达1.2亿美元用以安置难民。

  再往前追溯,从16世纪中期起,英国罪恶的奴隶贸易长达几个世纪,无数非洲人被贩卖至世界各地。如今,英国又动起了将难民送往非洲的主意。这背后,把人当作商品交易的思维一以贯之。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指出的,英国一向以“人权捍卫者”自居,动辄借人权问题对别国事务说三道四。但是当英方自己面临难移民问题时,却无视其一贯标榜的“人权标准”和人道主义,推卸自身责任,试图把寻求庇护者“外包”了事。

  “人们从英国政府官员振振有词的辩解当中看到的是,英国在人权问题上盘算的只是让别人做什么,而不是自己该怎么做。”他说,“英国政府应该收回在人权问题上的傲慢和虚伪,采取行动认真回应国内外的批评和质疑。”

   

责任编辑:祝加贝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