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俄罗斯北方海路日益受重视,俄方:期盼中印参与

俄罗斯北方海路日益受重视,俄方:期盼中印参与
2022年06月22日 06:42 环球网

  [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赵觉珵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特约记者 李琳佳 柳 直]“随着北极冰层逐渐融化,俄罗斯北方海路正在承载越来越多的货运活动。”英国《独立报》21日报道称,穿越北极的航行正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一些海运路线的长度是常规路线的一半。俄罗斯IZ网站称,由于4月以来美欧对俄罗斯船只关闭港口,并对俄煤炭等能源实施进口禁令,俄罗斯海运被迫作出调整。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开始寻找货物运输的其他方式。经由俄罗斯北极水域的北方海路成为克服制裁的一种方式。这条航线配合俄罗斯能源出口“向东看”的战略,将俄北极地区、远东地区能源项目,以及俄能源在亚洲的出口目的地串联起来。

  向东方的能源出口动脉

  俄罗斯ko网6月18日发表题为“北方海路将把俄罗斯引向东方”的文章称,俄总统生态环保和交通问题特使伊万诺夫在圣彼得堡经济论坛上表示,今年年初以来,俄罗斯北方海路的通行数量增加8%。根据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发展部的估计,到2035年,这一航线的项目对俄GDP的贡献预计为35万亿卢布。

  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上周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对俄罗斯而言,重要的是要继续将北方海路与铁路对接,并在高纬度地区建立液化天然气(LNG)的存储和运输系统。他指出,俄罗斯将逐步扩大与亚非拉友好国家的合作。考虑到这些任务,首先是推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他还谈及俄罗斯从北极地区出口产品多样化的必要性,尤其是生产氨气、甲醇和氢气等有前景的能源。

  “在西方制裁下,北方海路项目再次变得重要起来。”俄罗斯《消息报》报道称,俄总统普京指示今年开始积极建设这一航线。俄专家认为,俄罗斯的贸易重点正在向东方转移。这一航线成为油气出口的大动脉,将跨西伯利亚的货物流重新定位。

  俄罗斯北方海路全长3000多海里(约合5556公里),连接巴伦支海和白令海峡,是目前欧洲与亚洲之间距离最短的海运线路,也是俄远东与俄欧洲部分之间最短的海上航线。俄政府计划将北方海路沿线的货物运输量从2021年的3500万吨增加到2024年的8000万吨,到2035年增加到1.5亿吨。俄远东和北极发展部部长切昆科夫说,远东和北极地区将在未来几年内每年可生产近1000亿美元的产品,通过这一航线可向东方供应石油和天然气、金属、化肥等。当地已经有生产液化天然气、石油、煤炭、铜和金等能源矿产的俄罗斯大型国企。

  期盼中印参与

  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此前援引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列克休季娜的话称,在西方制裁背景下,俄罗斯更加重视北方海路,例如经此输送油气资源。

  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俄罗斯原子能公司表示,西方制裁并未影响北方海路沿线的运输。2022年俄罗斯计划沿该航线运输3200万吨货物。到2024年,由于新增矿床开采,运输量有望增加到8000万吨,到2030 年有望增加到1.1亿吨。根据2021年的数据,这一航线主要运输液化天然气和凝析油(1950万吨)、石油和石油产品(770万吨)以及北极项目的技术设备和建筑材料,铁矿石精矿、木材、煤炭等。

  俄罗斯外交部北极事务大使尼古拉·科尔丘诺夫称,俄方积极评价中国公司在北极地区能源项目中的作用,包括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和“北极-2”液化天然气项目,并将欢迎中国企业参与其他区域项目。他指出,发展北极地区的海上航线,特别是其东部方向,对俄罗斯来说越来越重要。这也在确保全球经济及其供应链的不间断运作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他补充道:“在不久的将来,这种发展将遵循不断增长的轨迹,这主要是由于亚太市场的迅速发展,它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真正驱动力。俄中之间最有希望的合作领域之一就是能源。中国在进出口方面都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在规划和实施高纬度地区的国际合作时自然要考虑这一点。”

  俄媒预计,到2040年世界能源需求将以每年1.3% 的速度增长,天然气将成为需求最大的能源。因此,蕴含丰富油气资源的西伯利亚地区将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至少在2030 年之前,中印两国对俄罗斯的主要资源——石油、天然气、凝析油、煤炭有大量的需求。

  印度总理莫迪去年参加俄东方经济论坛时表示,印度将同俄罗斯在发展北方航线上展开合作。印俄能源贸易近来十分红火,“美国之音”6月20日报道称,在截至6月15日的20天内,印度从俄罗斯购买的煤炭及相关产品比去年同期暴涨了60%,达到3.31亿美元。同期印度与俄罗斯的原油贸易上升31%,达到20.22亿美元。

  面临发展限制

  鉴于北方海路的发展能够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专家们也敦促不要忘记在建设过程中可能面临的问题。俄罗斯《生意人报》2022年今年年初的报道援引俄经济学家米奇乔娃的分析称,这一航线面临的主要困难是严寒气候条件导致只能季节性通航。未来俄罗斯新破冰船的建造和全球变暖将使航线通航时间更长。另外,北极地区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快速应对海运风险,特别是运输船对环境可能造成的污染。同时,这一航线不仅需要船只和破冰船,也需要完善的陆上基础设施——港口、加油、物流和人类生命支持设施。这些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将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

  《独立报》21日援引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文章称,目前走北方海路的运输费比苏伊士运河航线的运输费用还要高。而且北方海路的运量很小,2021年全年的运量仅为苏伊士运河路线2天的运量。

  “目前来看,通过俄北方海路运输是可行的,并且具有很大潜力”,中国航运专家吴明华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这一航线的运量已经在逐年增长,且船的品种在不断扩大。2013年中远海运“永盛”轮成为第一艘成功经由北极东北航道到达欧洲的中国商船。在运输安全得到保障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航运公司发现这条航道有成本优势,各公司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据吴明华介绍,对中国船企来说,俄北方海路的主要限制是运营时间较短,每年通航时间集中在7月至9月,而且部分地区依然需要破冰。中企走这条航线需要俄罗斯提供多方面的支持,例如港口、破冰引航、紧急情况下的救助等。还需要考虑的是,俄罗斯油气资源出口主要依靠管道运输,相比之下,北极航运的成本、安全性和运输量优势都不明显。

责任编辑:祝加贝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